商学院企管系校友--新奥王玉锁:能源大转折


来源:新浪财经 更新时间:2015/12/21 阅读次数:66

   U11399P31DT20150512121332.jpg

王玉锁是能源行业中最早公开谈论互联网的企业家。新奥主营城市管道燃气业务,属于特许经营项目,垄断性强、利润稳定,本不该惶恐,但王玉锁的生存危机感一直颇重,互联网冲击下,他迅速警醒。

  与虎夺食

  今天,互联网行业的新富豪是社会关注的焦点。在中国,来自互联网企业的冲击令传统行业不安,然而,能源行业的舵手们认为,无论哪个国家,经济发展的引擎和基础都是能源,能源与国家之间有天生的亲密关系,有些产业会随着时代更替而消失,或者影响力降低,但能源不会,所以无须像其他行业一样陷入互联网焦虑的情绪中。

  “互联网企业说互联网精神、互联网思维,很多传统能源的人说没有这个东西,我说有。”王玉锁说。

  或许因为他是能源行业中的民营企业家,竞争对手十分强大,所以更容易看到危机所在。

  1992年王玉锁成立廊坊新奥燃气有限公司,进军城市管道燃气业务。经过20多年的发展,成长为“燃气五虎”(指占据国内主要城市燃气市场的五大燃气公司:新奥能源、港华燃气、中国燃气、华润燃气、昆仑燃气)之一。

  五虎之中,王玉锁最先看到内地城市管道燃气业务的市场机遇。两年后,香港李兆基名下的中华煤气进军内地,后更名为港华燃气。此后一直到2002年西气东输工程正式开工建设,中国城市燃气市场井喷在即,刘明辉成立了中国燃气控股有限公司,并联合中石化[微博]、SK集团、北京控股有限公司等中外巨头参股,迅速攻城掠地。2007年之后,两大央企华润集团及中石油,先后成立华润燃气及昆仑燃气公司。

  与其他四虎相比,王玉锁除了抢得先机之外,在资金、人才、资源上都不占优势。但能够抢得先机,说明王玉锁的胆子和胆识皆非常人能比。

  新奥以傲人的业绩证明了自己的强大。2014年,新奥的燃气业务板块营业额、利润在五虎中继续名列前茅,分别达到人民币290.87亿元及29.68亿元,累计运营286座CNG加气站及241座LNG加气站。

  如果只盯着对手,难以赢到最后。新奥要战胜的是自己。城市燃气业务的天花板始终存在,城镇化过程中的增量红利总有一天会消失,如果只是追求攻城克寨获得特许经营,继而享受稳定收益,王玉锁怎可能杀出重围赢得今天的成绩。

  从新奥的业务布局可以看出王玉锁的危机感已经存在很久了。煤化工、太阳能、环保技术,其中很多业务短期内是难以盈利的,借助燃气业务板块带来的利润,王玉锁将其中归属于个人的收益部分拿出来投入到前沿技术的开发中,譬如煤炭地下气化技术、煤炭催化气化技术、微藻生物固碳技术、太阳能电池HST技术,即便在国外也是处于实验室研发状态或技术升级阶段。

  王玉锁不是实验室狂人,这些技术之所以会纳入他的视野,是因为未来拥有广阔的商业市场。真正的企业家需要看准时机进入即将爆发的前沿领域,在这一点上,投资可穿戴设备、无人驾驶汽车、机器人(71.900, -1.09, -1.49%)、无人机的互联网企业谷歌[微博],与投资微藻固碳、新型太阳能电池等技术的新奥,在商业逻辑上并无不同。

  不同的是,能源行业的创新离消费者太远了,人们触摸不到能源企业的激情。这两年王玉锁把精力更多地投入到一项新技术上——泛能网。据他说,这次客户一定会感受到能源的存在。

  暗处颠覆

  “颠覆新奥燃气的企业不是燃气行业内部的人,是非燃气公司,比如互联网公司。”王玉锁在内部经常如此告诫公司的员工和高管。

  2013年11月11日,《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组织企业家到阿里巴巴[微博]参观,王玉锁也在其中。

  他一直很重视扩大自己与员工的视野,不断地与外部接触、学习。上世纪90年代,燃气业务仍局限在廊坊一地的新奥,员工三四百人,管理层三四十人,没上大学就创业的王玉锁去清华大学参加了管理干部培训班(即现在的EMBA课程),后来,据说班里一半的同学被王玉锁拉到新奥来任职。

  在阿里巴巴的这一天,马云[微博]对来访的企业家滔滔不绝讲了两个多小时,“就是一直不停地讲客户、客户、客户。他说他有900万个商家,9000万个客户。”台下的王玉锁想,新奥有900万客户,这些客户与新奥的黏性并不强,如何进一步挖掘潜在的价值?

  客户、互联网、天然气、分布式,最终王玉锁想到了一个概念:互联网能源,这个概念又逐渐完善为新奥近年来大力研发的泛能网体系。

  新奥的泛能网体系是将源物理网和信息网耦合,以为用户提供最节约的用能方案为目标,通过泛能芯对多种能源形式以统一标准来计量,从而清楚了解用户的用能需求和耗能数据,进而不断优化用户的用能方案。

  而为了让用户最大程度、最小成本地利用能源,运行灵活的天然气、可就近利用的太阳能等分布式利用方式,在泛能网体系中将会起到重要作用。

  能源的大转折或许就从此处开始。“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以美国为代表的国家,将目光聚焦到新能源,但是我就觉得有问题,发展新能源不是在传统能源基础上发展。”王玉锁很早就开始思考再生能源在未来能源体系中的位置,最后他得出一个结论:可再生能源应该以分布式利用为主。

  基于能源利用方式的思维转变,新奥进而开发出一套泛能体系。王玉锁将泛能网的组成分为四个部分:泛能芯是用来计量接入系统中的不同的能源;泛能机是小规模供能单元,可以实现制冷、制热、发电三联供,针对不同用户的需求,泛能机大小、功率略有不同;再大一点的供能单位是泛能站,对于工商业用户、社区等中型客户,根据当地的能源禀赋、能耗需求,优化能效管理;最后是泛能云平台,用来实现能源交易,收集能源消费数据,预测能源需求,建立泛能网系统标准。

  “国家标准委已经批准新奥在廊坊开始做泛能微网标准化示范,示范完成后,就会形成一系列的泛能微网标准,包括泛能网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地方标准和企业联盟标准,这些标准的发布会推动泛能网技术在国内的广泛推广实施。”王玉锁说。

  “泛能”,是这两年来王玉锁说的最多的两个字。即便总是在说,很多人还是听得云山雾罩,不知其所以然。“我们研究了这么多年,如果别人一听就能听懂,也不太可能。”王玉锁说。

  然而,同样是能源创新,谷歌收购的NEST就很好懂,这个由IPod之父Tony Fadell开发的小玩意儿外观十分精致,好处显而易见——他可以根据用户的时间表提高家庭的采暖和制冷效率,从而每年为用户节省100美元 !E !对于很多价格不敏感的用户来说并不多,但是能够让室内的温度保持在你喜欢的水平,并且还可以省掉一笔钱,何乐不为?

  最近这家公司还宣布和SolarCity合作,更多的电气设备将接入进来,进而可以实现的理想效果令用户很激动:如果有一朵云飘过头顶,SolarCity和Nest的整合服务将自动降低家中的用电量,这样用户就可以更少地依赖于电网。当中午太阳最大时,家中的空调或者洗碗机会自动选择太阳能供电,而当太阳落山时,则恢复电网供电。

  当被问到泛能网是不是“IBM[微博]式”的为用户提供解决方案、而非苹果式的提供单一产品,王玉锁说,对于工商业用户而言,泛能网和IBM的模式比较相像,但新奥另有一家智能互联网公司正在做产品研发,重点解决的是城市公共服务的互连互通,比如水、电、热、气的缴费。“新奥现在做了一套系统,用户不用再去水、电、气、热单独的营业厅或者是独立的系统去缴费了,直接在一个网站上就可以缴费,用手机也就可以付费。”

  尽管一直对大企业内部产生颠覆自我的革命式创新抱悲观态度,但始终警醒的新奥或许会给人以惊喜,因为王玉锁正在力图打破束缚。

  新青年时代

  王玉锁认为自己当年的成功和学历低有关系。他半开玩笑地说,过去赢就赢在学历低,“没有条条框框。”

  看到城市燃气的机会,他进来了;看到煤基清洁能源的机会,他进来了;看到太阳能的机会,他进来了;看到分布式能源和信息结合的机会,他进来了。他总能比别人早,而且是早很多年。

  他是国内最早提出互联网能源概念的企业家,但直到近两年,分布式能源、大数据、物联网三者结合可能存在的颠覆式变化才逐渐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在油气领域,仍旧有很多人坚定地认为太阳能发电、电动汽车充满缺陷,不会改变能源格局。

  提前看到变化,并迅速做出行动,这是优秀企业家的必备素质。王玉锁的行动不仅仅是构建泛能网体系,还包括对公司采取的系列变革以推动内部创新。

  新奥的业务领域多元,且其中多个领域短期难见效益,需要持续的技术投入,这些创新型业务不能按照成熟业务的管理方式运营,也不能像央企的研究院或大学实验室一样养着,快速实现商业化需要相应的激励机制。

  “传统产业和创新企业人才结构不一样、激励体系不一样、管理系统不一样,甚至于上班的时间都不一样。”王玉锁首先把公司的业务重新做了梳理,不同的业务板块专业化重组为独立的子公司,新奥集团目前下辖的每个板块都公司化运作,不同板块的管理和激励机制不同。

  “我们有一个新奥科技园,就这一个科技园里就各种不同的管理方法,那边上班是什么时候想来什么时候来,这边就是按点上班、按点下班,是不一样的。”王玉锁说。

  针对创新型业务板块,全部实行合伙人制。“我也非常高调的告诉奥在做传统业务的人员,你看你们这些个传统企业,要是愿意在这儿你们就挣点死工资,你们要努力我就让你上那边去,你要有创新能力就上那边,那边就可以挣股权、期权,有合伙人年终奖。”做的成功的板块可以单独上市,比如新奥旅游板块独立后成立北部湾旅(25.76, 0.00, 0.00%)游股份有限公司,今年成功登陆A股市场,遭到市场哄抢。

  除了内部培育创新企业,王玉锁也以控股或收购的方式投资了几家创业公司。“我其实不是买他的模式,不是买他的企业,是买他成建制的团队。将来的人力资源部不是一个一个的招聘去,买企业去,买企业就是买能力,买能力就是买员工,成建制的,一下就过来。”

  王玉锁觉得希望还是在年轻人身上,他们思想没有太多束缚,学习能力强,而创业是最快速的学习手段。

  属于新青年的时代刚刚开始。“我对这些年轻人现在是寄予厚望,将来中国的经济绝对是非常有希望。”